当前位置 主页 > 抓码王 >

唯美的爱情散文和经典的爱情故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这是雨后初晴的故事。有些故事或许永远不会为我们所知道。雨后初晴的他在建立这个文学王国时,暗恋已久了她,和她总是在雨后相遇,并且喜欢以“初晴”名字在内心称呼她,因而叫做“雨后初晴”。后来,发生了很多很多。

  其实,谁不想爱着一个人,并且被之所爱。在一起了,今后发生的事,却是如此地曲折。长路且行且远,心里有着单纯而有力的意愿。可是,有些人和事的出现,是为了在我们的世界里打开一扇门,照亮一条通道。让你知道,曾经在一个幽闭的房间里没有烛火而固执的寻觅,是多么辛劳。门被打开,通道被呈现,生命因此被获得新的提示,必以前行。雨后初晴,多年以后,一个王国。

  他在梦中见到的那些只存在于文字后人纸张中的人,他们是那些银白色的光亮,从未在世鲜活的存在过,但这是他们的标记。某一天,在一个人逐渐老去的时候,他们对这个世间的理解,会变得单纯。他们会有清冷之心。多伤感的回忆不仅能令人老,也会令人改变。

  那爱怜的望着自己的眸子突然变得烁亮无比,像是亘古长明的星辰,像是朝花夕拾陨日,像是盛大华丽的烟火,像是开到荼糜的花盏,绚烂得让他义无反顾的栽落进去。于是,青春渐渐老去。一切原本有迹可循,一切也只有尝尽甘苦后,才能坦然自若。为了她,以及那些一切。

  “无可奈何”这四个字看来虽平淡,其实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苦。每个人将死的时候,都会变得比平时善良些的。她,背叛了。后来,曾经的他,死了。从那以后,他不再是曾经的他了。执笔于天涯,红尘路上,再无相伴。就在最温柔,香港马会波色一肖中特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乌兹别,最美丽的阳光下,也常常会发生一切最可怕的事。结局永远都不会是可爱的,永远不会。雨后初晴,呵呵…执着与爱。可是这世界上无论是什么事都还是要有结局的,有了开始,就要有结局无论什么事都不能例外。没有结局是不是比较快乐呢?或许,没有结局本身就是一种结局。也正是这一点才是最悲哀的。

  故事里的爱情成了童话还是只剩文字回忆,那在花影中斑驳的古城墙遇见了一场邂逅,他执笔参透。记忆中谁还记着旧时的妆在翻看一段过往,看历史贴上花黄。街道旁谁的眸间有一片终年不散的雾,浓浓又淡淡,深深又浅浅。窗前是哪个季节的花落在了你的棋盘上,楚河和汉界分开的是黑暗还是倾城日光。或许,执念是最没有意义的。

  雨后初晴的故事,或许我们永远不为知道。雨后初晴文学王国的意义,能清晰的描绘出沦陷在那年星火中的烟雨朦朦,诗词歌赋念了一遍又一遍琴弦磨得发旧,丹青太淡太浅绘不出戏子掩面的云袖,他便提笔写下南国的清秋,誓言还有信仰都成了酒巷里新流传的不朽。

  只愿,他、我们、大家能够在这个文学王国里面,一个世外桃源,可以落笔舒心的,执笔天涯。

  修道院楼上的窗子总是关闭着。但是有一天例外,其中的一只窗子开了。窗内现出一个少女。

  巴黎在那时就是世界的名城:学术的讲演,市场的争逐,政治的会议……从早到晚,没有停息。这个少女在窗边,只是微笑着,宁静地低着头,看那广漠的人间;她不知下边为什么这样繁华。她正如百年才开一次的奇花,她不知道在这百年内年年开落的桃李们做了些什么匆忙的事。

  这 时从热闹场中走出一个人来,他正在想为神做一件工作。他想雕一个天使,放在礼拜堂里的神的身边。他曾经悬想过,天使是应该雕成什么模样——他想,天使是从 没有离开过神的国土,不像人们已经被神逐出了乐园,又千方百计地想往神那里走去。天使不但不懂得人间的机巧同悲苦,就是所谓快乐,他也无从体验。雪白的衣 裳,轻轻的双翅,能够代表天使吗?那不过是天使的装饰罢了,不能代表天使的本质。他想来想去,最重要的还是天使的面庞。没有苦乐的表情,只洋溢着一种超凡 的微笑,同时又像是人间一切的升华。这微笑是鹅毛一般轻。而它所包含的又比整个的世界还重——世界在他的微笑中变得轻而又轻了。但它又不是冷冷地毫不关 情,人人都能从它那里懂得一点事物,无论是关于生,或是关于死……但他只是抽象地想,他并不能把他的想象捉住。什么地方去找这样的一个模型呢?他见过许多 少男少女:有的是在笑,笑得那样痴呆,有的哭,哭得又那样失态。他最初还能发现些有几分合乎他的理想的面容,但后来越找越不能满足,成绩反倒随着时日削 减,归终是任何人的面貌,都禁不住他的凝视,不几分钟便显出来一些丑恶,难道天使就雕不成了吗?正在这般疑惑的时候他走过修道院,看见了这少女的微笑。不 是悲,不是喜,而是超乎悲喜的无边的永久的微笑,笑纹里没有她祖母们的偏私,没有她祖父们的粗暴,没有她兄弟姊妹们的嫉妒,它像是什么都了解,而万物在它 的笼罩之下,又像是不值得被它了解。——这该是天使的微笑了,雕刻家心里想。

  第二天他就把这天使的微笑引到了人间。他在巴黎一条最清静的巷 中布置了一座小小的工作室,像是从树林中摘来一朵奇花,他在这里边隐藏了这少女的微笑。在这清静的工作室中,很少听见外边有脚步的声音走来。外边纷扰的人 间是同他们隔离了万里远呢,可是把他们紧紧包围,像是四围黑暗的山石包住了一块美玉?他自己是无从解答的。至于她,她更不知她置身在什么地方。她只是供他 端详,供他寻思,供他轻轻地抚摸她的微笑,让他沉在这微笑当中,她觉得这是她在修道院时所不曾得到过的一种幸福。他搜集起最香的木材,最脂腻的石块。他 想,等到明年复活节,一片钟声中,这些无语的木石便都会变成生动的天使。经过长时间心灵上的预备,在一个深秋的早晨他开始了第一次的工作。他怀里充满了虔 敬的心,不敢有一点敷衍,不敢有一点粗率。他是这样欢喜,觉得任何一块石一块木的当中都含有那天使的微笑,只要他慢慢地刻下去,那微笑便不难实现。有时他 却又感到,微笑是肥皂泡一般地薄,而他的手力太粗,刀斧太钝,万一他不留心,它便会消散。至于微笑的本身,无论是日光下,还是月光中,永久洋溢在少女的面 上。怎样才能把它引渡到他为神所从事的工作上呢?想来好像容易,做起来却又艰难。

  他所雕出的面庞没有一个使他满意。最初他过于小心了,雕出 来的微笑含着几分柔弱,等到他略一用力,面容又变成凛然,有时竟成为人间的冷笑。他渐渐觉得不应该过于小心,只要态度虔诚,便不妨放开胆子做去。但结果所 雕出的:幼稚的儿童的微笑也有,朦胧的情人的微笑也有……天使的微笑呢,越雕越远了。一整冬外边是风风雨雨地过着,而工作室里的人却不分日夜地同这些木材 石块战斗。少女永久坦白地坐在他的面前——他面前的少女却一天比一天神秘,他看她像是在云雾中,虹桥上,只能翘望,不能把住。同时他的心里又充满了疑猜: 不知她是人,是神,可就是天使的本身?如果是人,她的微笑怎么就不含有人所应有的分子呢?他这样想时,这天他所雕出的微笑,竟成为娼妇的微笑了……

  冬 天过去,复活节不久就在面前。他的工作呢:各样的笑,都已雕成,而天使的微笑却只留在少女的面上。等到他雕出娼妇的微笑时,他十分沮丧:他看他是一个没有 根缘的人,不配从事这个工作。——寒冷的春晚,他把少女抛在工作室中,无聊地跑到外边去了。少女一人坐在家中,她的微笑并没有敛去。

  他半夜 回来,醉了的样子像是一个疯人,他把他所雕的一切一件件地毁去,随后他便昏昏地倒在床上。少女不懂得这是什么事情,只觉得这里已经没有她的幸福。她不自主 地走出房中,穿过静寂的小巷,她立在塞纳河的一座桥上。彻夜的歌舞还没有消歇,两岸弹着哀凉的琴调。她不知这是什么声音,她一点儿也听不习惯。她想躲避这 种声音,又不知向什么地方躲去。她知道,修道院的门是永久地关闭着;出来时外边有人迎接,她现在回去,里面却不会有人等候。工作室里的雕刻家又那样怕人, 她再也不想向他相见,她只看见河里的星影灯光是一片美丽的世界,水不断地流,而它们却动也不动,只在温柔的水中向她眨眼,向她招手,向她微笑。她从没受过 这样的欢迎,她一步步从桥上走到岸边,从岸边走到水中……带着她永久的微笑。

  雕刻家一晚的梦境是异样地荒凉。第二天醒来,灰烬早已寒冷。屋中除却毁去的石块木块外,一切的微笑都已不见。他走到外边穿遍了巴黎的小巷。他明知在这些地方不能寻到她。而他也怕同她见面,但他只是拼命地寻找,在女孩、少妇、娼妓的中间。复活节的钟声过了,一切都是徒然……

  一 天他偶然走过市场,见一家商店悬着一副“死面具”。他看着,他不能走开。店员走过来,说:“先生想买吗?”他摇了摇头。店员继续着说:“这是今年初春塞纳 河畔溺死的一个无名的少女。因为面貌不改生态,而口角眉目间含着一缕微笑,所以好事的人用蜡注出这副面具。价钱很便宜,比不上那些名人的——”雕刻家没有 等到店员说完,他便很惊慌地向不可知的地方走去了。

  这段故事,到这里就算终了。如今那副死面具早已失落,而它的复制却传遍了欧洲的许多城市,传播着那个雕刻家无法表达的永恒的无边的微笑。

创富网| 118看开奖| 雷锋高手坛| 今晚开奖结果| 奇人论坛| 港彩神算| 118论坛| 九龙图库| 特码| 990990藏宝图|